学府红枣信息门户网 首页 >  社会  > 故事:全村老小一夜全部遇害,凶手竟是村里守墓的18具人俑

故事:全村老小一夜全部遇害,凶手竟是村里守墓的18具人俑

发布时间:2019-11-14 12:32:28 来源:网络

每天阅读这个故事应用作者:白煦

农田里的杂草长得比人高,河床边的芦苇和蒿草摇摆得厉害。夏末,太阳仍然猛烈,炙烤着地面。瘦骨嶙峋的老黄狗伸出舌头,大口喘气。它消失在杂草丛生的田野里。不一会儿,老黄狗终于找到了食物,嘴里叼着一块肉骨头,出现了。

六安村的人会被吓疯的。这只老黄狗不知道他是从哪个村子来到这里的,他经过的只是一场骚乱。后来,几个勇敢的村民害怕这只老黄狗会逃跑,用乱棍打死这只老狗。

直到这时,这只老黄狗才吐出嘴里的东西,赫然是一只枯瘦的手,中指上戴着一枚奇怪的金戒指。戒指的形状就像棺材,非常可怕。

吓人归吓人,但又大又金又刺眼,许多人忍不住要为自己脱光衣服,但大多数人都怀有邪恶的意图,没有贼胆,谁敢当众发这么大的财?

一些老人认出了戒指的来源,说:“这不是龚家村的吗?”

话一出口,大个子就爆炸了,每个人看起来都不一样,什么都说了。

龚家村离六安村不远。根据地图,这是真的。然而,这里有许多山。八十年代的交通不太方便。这两个地方之间的语言会被一座山挡住。此外,龚家村的人不太容易相处。此外,关于龚家村的谣言使年轻一代不敢与龚家村交流。

因此,山那边的村庄更神秘一些。

年轻人对龚家村知之甚少,而龚家村一般是从老一辈人那里听说的。据说龚家村的人会施巫术,都是土匪和土匪的后代。他们经常绑架和绑架外来者,并且光着身子抢劫他们。他们被杀后,会把尸体扔进荒野,甚至没有草席盖住尸体。

许多成年人只用一句话就能吓唬顽皮的小孩,让他们诚实听话:“把你扔到龚家村去”。

向前看20多年,龚家村比描写龚家村的“土匪”更有名。应该是“富有”!当时到处都是饥荒,我不知道有多少人饿死,但是龚村的人不仅没有饿死,而且每个人手上都有这么大的形状奇怪的金戒指。

事情发生后,村里向镇上报告,大队组织中青年人先进入龚家村,查明发生了什么事。龚家村可怕的谣言很可怕,但都是由老一辈传播的。

爬了一座又一座山到龚的村子后,我发现整个村子连半个人都没看见。整个村庄的人口似乎一夜之间消失了。猪圈和鸡舍里的牲畜都死了,疾病和粪便到处都是,臭气熏天。地里没有庄稼,到处都是杂草。太奇怪了...

以前没有人向镇上报告过这一事件。如果老黄狗没有突然出现,恐怕没有人会在龚家村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

有人走进荒芜的田野去查看情况。突然,一声惊恐的尖叫传来,“我亲爱的妈妈!去死吧。去死吧。这里有很多死人!”

该小组的组长王树基立即把人们带到了地里。因为杂草比人高,大家伙花了半天才找到李大壮,李大壮害怕尿裤子。好家伙,这个大家伙不仅害怕尿裤子,还抱着王树基的大腿,那条大腿向他走来,不肯松手。

大个子笑了:“李大壮,如果你让你媳妇看到你这个样子,你可能就不能戴绿帽子了?”

开玩笑的气氛没有持续多久。很快,人群被他们面前的奇怪景象震惊了。他们喘息着,闭上了嘴...

我看到在荒地上,确实“种下”了一些东西。那只不过是人类……一个接一个活着的人!不,那些活着的人早就被太阳晒得脱水死掉了,臭死了!

为什么说“种植”是在地下,他们摇摇晃晃地倒在地上,只有一半的尸体埋在地下,剩下一半暴露在腐烂、腐烂的环境中,而不是“种植”?毫无例外,他们手上都有同样的金戒指,棺材的形状无疑是龚家村的象征。

“该死,该死!”王树基忍不住后退了几步,鬼他不信,但是古巩村的人,死也太奇怪了。让他更奇怪的是,所有种在地里的人都老了,虚弱了,生病了,残废了,但是他们看不到年轻人的影子。村子里的每个人都像空气一样稀薄。每个人都在哪里?

“老王树基,怎么办?”每个人都打定了主意,一个大的死亡,再加上原来龚村的谣言,哪里能找到凶手?别说凶手,不管是“人”杀人,还是指手画脚!

虽然王树基不相信有鬼,但他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人和事无法解释清楚。早年,他曾住在云南,认识邓布利多。邓布利多的头是一名刑事警察,见过各种各样的欺骗案件,那些无法解释清楚的案件,也要归功于工匠门的解决。

邓布利多的头和工匠们有些友谊。每个工匠都有自己的技能。他们的许多功夫技能已经丧失。有些技能是上帝不能要求的,即使其他人要求食物。

如果工匠门的人被邀请,他们将能够清楚地解释发生了什么。

真遗憾...听邓布利多说四年前,匠门发生了变化,具体的变化,邓布利多也没说,也不知道他们还是大师...

“书记,有人还活着!他妈妈真幸运!”

王树基的思绪被突如其来的喊声打断了,连忙决定让人把幸存者挖出来,抬下山进行治疗,另一端是联系邓布利多的负责人,说村子里发生的事情,让邓布利多的负责人帮忙和匠门接通电话。

获救的人是一位老人,他一定70岁了。医生稳定了他的生命体征,并将他转移到普通病房。

"如果你想说这个老人真的很幸运."王树基在外面抽了一支烟。今天,他想和被古巩村救出的老人谈谈。由于老人的特殊情况,病房也是特别安排的单人病房,一天24小时有人看守。

烟头被扔在地上,老王转身进了住院部,病房门口的值班人员去小便,但此刻没有人在看。老王加快了脚步,还没来得及开门进去,一只手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落在门把手上。

这只手是女人的手,纤细,和以前做农活的女人的手不一样,但也不同于那些纤弱的小女孩,这只手洁白,但指关节结实,仔细看,有一两处不显眼的旧伤。

“嘿,你怎么了?!”老王抬起头,看见一个年轻女子站在他面前。她不超过20岁。她穿着整洁的摩托车服和高腰牛仔裤。她穿着皮靴。她看起来很好,看起来也很好,但是她的眼睛又冷又冷,她感到整洁而有力。

老王冷冷,还有那个女人棕色的眼睛上,瞳孔颜色正在变异,还没来得及这么想,老王突然想起邓布利多头上交代的话,这是...木匠门出了名的判断眼光,会断送人的生死。我听说没有人,活着的或死去的,能在这些眼睛前隐藏他们的秘密...

“叶檀”女人的目光扫向突然出现在这里的老王。她伸出手报告了自己的名字。她很少说话,不热情,也拒绝多说什么。

老王不敢怠慢。他在自己身上擦了擦手,却和叶檀握手。他的心说不出他有多激动。

他不敢问比他应该问的更多关于工匠门的问题。他只说了龚家村的事。他邀请叶檀进病房,说:“这是幸存下来并能说话的老人。然而,下面的人说,这位老人不太合作,不会说太多。”

叶檀没有多余的表达,她的行为方式总是简单而果断的。不管老人想不想说,叶檀的眼睛都能从老人那里得到她想要的答案。

叶檀站在老人的床头,一扫老人手上的金戒指。他的眼睛很平静,他举起手向老人靠去。正在这时,床上的老人突然睁开眼睛,看着叶檀冰冷的眼睛。

老人下意识地摇了摇。他不知道叶檀处于什么地位,但他总觉得这个女孩不是一个普通人。她会窥探龚家村的秘密。

“不用担心龚家村!”老人连忙大叫出声,见叶檀真的停下了手,想听听他的表情。

老人睁大了眼睛,看上去很紧张,浑身发抖。“他像个怪物。任何胆敢踏进龚家村的人都会被他埋在地下。当他饿的时候,他可以一个一个地吃掉我们!不想死,离龚家村远点!”

"很好"叶檀没多说什么,拍拍老人的手背,然后真的转身走出了房间。

叶檀这一走,老王愣住了,这什么情况?说没关系,没关系?

老王急忙跑出去追上叶檀,但看到叶檀没有走远,好像他正站在那里等着他。老王喘着气,请求帮助。他仍然礼貌地问:“叶小姐,怎么了...不要再问了?”

这位老人显然是在虚张声势。什么样的怪物不是怪物,而是鬼。

“别问,他不想说。”叶檀只是摸了摸老人的手,就能看到老人的死亡和龚家村发生的事情。她简单地说,“在过去的两天里为老人的葬礼做准备。龚家村有问题。你和我将进入村庄。”

老人刚才说,显然不想让让叶谭插手古巩村,故意撒谎来吓唬叶檀。

叶檀这一套,可以吓得老王树基惨,但叶檀显然不是征求意见的口气,老王奄奄一息地问,“不会吧...亲自?看看我没用的骨头,万一发生什么事情,也没什么用...否则,我会请更多的男孩来帮我。”

“你认识的人越少越好。”叶檀打断老王的话,命令道:“你不能和我一起死。”

老王的脸很悲伤,他说不出更多的话了。他不得不问:“刚才,叶小姐,你发现了什么?那龚家村,难道真的这么可怕吗?”

“边走边说。”叶檀离开了他的话,出去了。看到这个姿势,他马上出发了。

“叶小姐,你没准备什么吗?”老王奋力追赶叶檀,发现叶檀两手空空。虽然工匠们深不可测,但他对自己的心没有信心。另外,这条路在这一点上不容易走,龚家村到了晚上就更可怕了。!

到了龚家村,已经是晚上了,然后来到了埋尸体的地方。气味甚至更浓。叶檀带着手电筒去田野里寻找情况。老王非常沮丧,不敢下去。当叶檀从里面回来时,老王礼貌地问:“怎么样,叶小姐看到了什么?”

“他们都安详地死去了。没有人强迫他们。”

“那么,没有凶手了?!”老王粲不接受这个解释。答案是什么?他跟不上报告。

叶檀抬起眼睛,不冷不热地看了老王一眼。借着手电筒的强光,这一瞥让老王的心莫名其妙地颤抖起来。他又改变了语气,礼貌地说:“我是说...总得有人把它们埋在地下吧?”

叶檀没有额外的力量来对付老王,他也没有解释太多。他只是命令道,“当你看到他们,你就会知道。”

“他们?”老王不笨。他已经回到了过去。叶小姐的意思是龚家村还有人!

满是尸体臭味的龚家村没有照明。叶檀和老王手中的手电筒成了唯一的光源。在一个闷热的夜晚,人们无缘无故地出了一身冷汗。

老王的手电筒突然扫进了什么东西,影子“咻”地一下就跳了过去,老王的脸“唰”地一声白了,一屁股摔在了地上,“咋,咋还有生物……”

叶檀的眼睛立刻聚集起来,跑了几步后。在老王刚刚开灯的位置,她突然蹲下来,把手电筒扫向地面。是脚印。

“跟上。”叶檀叫了一声,那个身影很快顺着脚印的延伸方向转了下来,又一次走进了田野。

老王滚动着爬行着设法追上了他。最后,叶檀停下来。老王气喘吁吁地赶上了他。她看到她的眼睛垂下来,脸上毫无表情,但气氛比以前更浓了。老王是个老人,但在小女孩面前,他莫名其妙地害怕低估和忽视。他只是小心翼翼地问,“这是什么?”

“偷洞”叶檀粗略地看了看,总结道:“几年过去了。下去看看。”

这一看,不得了,这是一个相当大规模的盗洞,向四面八方延伸,可见地下墓穴的规模。要延伸到地下,地下宫殿应该有几层。挖掘方法不是很专业。可以推断间隔很长。地下宫殿的层数下降得很慢,至少需要10到20年。

“亲爱的!如果这是早发现的,我们早就抓住他们,等着他们坐在监狱的底部。”这下老王是知道龚村了,整个村子都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生意,三年的饥荒饿了饿了,死了,偏贺龚村手里有一个大金戒指,有这么大的金库,足够他们几代人吃了!

“这是哪个年代的坟墓?这么大的规模,不是王公也应该是一个群体吗?”老王是个门外汉,哪能看出出路,光凭这种规模,就知道墓主人一定有钱或贵,这一趟下来,真是大开眼界。

龚家村的人,像他一样,只认识珠宝和玉器,并慢慢成批出售,以确保他们不能吃或喝。然而,这些土著人不注意他们做什么。这些巨大的石雕和青铜器可能不太幸运,而且损坏严重。

叶檀下来后就没说过话。墓的一般平面结构是一个之字形的双通道墓。腰坑是预留的。沙子是用来防潮和防盗的。与人类葬在一起的高贵女性应埋在浅层,而方形竖洞墓郭则被取走。基本上,有双层或三层棺材。浅层有价值的埋藏物都是在同一地点移动的。

她在这方面的研究并不深入,方辉是发现金鼎洞穴的得力助手。叶檀只能粗略地判断,这种墓制继承了周制,不是春秋墓,而是战国墓。时间不会晚于此。

老王第一次接触这些东西是如此令人兴奋,以至于他一直在说话。叶檀刚想举手命令他保持沉默。突然,老王的声音突然停止了。只有衣服的摩擦力变得更大。有人捂住老王的嘴,把他冲了下去。

叶檀的脸突然沉了下去。她悄悄地从傲慢的腿上拔出匕首。她的棕色瞳孔闪过一丝严厉的神色。她的手电筒掉在地上,正好照亮了一个金字塔形的土堆。叶檀踩到一面墙,在老王身后翻了个身。突然,一个男人被夹在手中。叶檀的匕首碰到了这个人的脖子,他压低了声音,警告说:“住手。”

金字塔形的土堆很窄,只能并排容纳一个人。老王走在叶檀后面。此外,叶檀似乎是个小女孩。人们下意识地选择了带头打倒老王。出乎意料的是,他突然无缘无故地被叶檀否决了。

那人喘着气,不敢轻举妄动。他老老实实地放开老王,乞求怜悯。“冷静,让我们都冷静下来。剑没有眼睛……”

老王被释放了。古卢爬到地上,再次拿起手电筒。他给夹在前门上的叶曼·谭拍了一张照片。他是个年轻人,脸色苍白。然而,老王注意到,这个年轻人还戴着一枚奇怪的金戒指,这枚戒指属于龚家村。

这是老王愣住了,龚家村的人怎么会在这里?

老王还没明白,叶檀已经带头发出警告:“其他人藏在哪里,带我们去!”

当然,年轻人不会屈从于他们的愿望。叶檀突然笑了,“我知道你为什么要牺牲你的家人。如果你想继续害怕,躲起来!”

老王没听叶檀说过这么长的话,但这句话确实起了作用。年轻人犹豫了一下,他的眼睛终于露出恐惧和困惑。他不确定地问道,“你真的这么想吗...你能帮助我们吗?”

"没有什么是工匠无法解决的."叶檀冷声道。

“工匠门……”青年颤了颤,龚村既然是坟村,靠这一座坟墓养活整个村子三代人,自然不会不知道匠门的名字。

“好吧,我带你去。”这个年轻人谦恭地低下了头,做出了妥协。

叶檀松开年轻人,把匕首整齐地放在鞘里,示意年轻人带路。

事实上,即使没有年轻人带路,叶檀也会很快找到村民的藏身之处。他们会藏在被完全偷走的贵妃墓里。

叶檀一进来,躲在这里的村民们吓得缩成一团。男人和年轻人鼓起勇气站在前面,看到外人是由年轻人带来的。一个村民大声喊道,“阿明,你是怎么把人打倒的!”

那个叫阿明的年轻人很难说出这句话。这个洞非常秘密。整个村子已经藏了将近30年了。局外人不会发现地球的秘密。但是工匠们...普通人在哪里?

叶檀瞥了他们一眼。留在这里的大多是妇女、儿童和年轻人。老年人占少数。

“我们的祖父母发现了这座坟墓,并用它支撑了整个村庄,但我们的祖父母也制定了规则,除了一点一点地挖掘它并为子孙后代保留之外,别无他法。”年轻人解释道,“经过30年的挖掘,发生了一些事情……”

盗墓不是道德上的事情,这条线一直被欺负,挖了三十年没有出事,接班人自然没有老人的那份谨慎,这挖下去,糟蹋了坟墓几千年,也惹怒了墓主人。

龚家村的人挖到了主墓,在打开主墓之前受到了惩罚。

“墓主墓外的人物...还活着……”阿明的脸色苍白。这种记忆显然是他们记忆中最恐惧的部分。

“呸,不要危言耸听!雕像怎么可能幸存下来?这一定是你碰到的东西!”老王害怕得发抖,所以理直气壮地训斥着,也不知道是否要给自己勇气。

阿明仍然是白着脸,摇摇头,“真的活下来了!我的二叔和大哥被雕像杀死了!他们突然只剩下骷髅儿,被雕像吞进肚子里……”

“你今晚想做什么?”叶檀知道阿明今天一定做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才爬出洞穴,但他没想到叶檀和王树基会来,只好先躲了回去。

“你应该数一数埋在地下的人数,15人。大爷被你带走了,我们缺一个人,只能牺牲一个活人来弥补……”阿明的声音终于开始颤抖,那是发自内心的恐惧和颤抖,“地球上有18个雕像!”

阿明说,被带走的叔叔是王树基和他的团队营救的幸存者。雕像吃人,但是只要他们吃人,他们就会再次“死去”。

二叔和大哥都死了。老人、病人和病人都在外面被牺牲的原因是因为只有他们愿意为他们的儿子和孙子牺牲自己的生命。他们都留在地上给雕像喂食。

老王明白了,但是经过仔细考虑,他连忙问道,“小子,你的话有问题!十八个雕像,你的二叔和大哥死了,加上你牺牲的十五个人,这才十七个。另外,你害怕坟墓主人的惩罚。你躲在这里干什么?滚出去!”

“你说的那一个,是想逃离贡二。第二天,我们发现有一个人笔直地躺在他的房子里,这个人被打碎了...里面是龚的第二个孩子的骨骼!”

阿明咽了咽口水,脸色非常苍白。这就是为什么整个村子都不敢逃跑,只是躲在这里。与外界相比,贵妃墓是最密闭、最坚固的一座,它可以阻挡屠戮龚家村的镇墓俑。

这也吓得老王闭嘴,这有点奇怪。龚的第二个孩子死了,雕像回到他的家,躺在床上。这显然是对每个人的警告...

“这是对墓主人的惩罚。他想让我们献出18条生命来赎罪!”

叶檀很久没有说话了。直到现在,他终于说了一些看似无关紧要的话,“你从哪里得到戒指的?”

戒指...阿明终于吃完饭,坦诚地说:“龚家村原本是一个12口之家。是哥哥洗了孩子的手。后来,他们发现了这座坟墓。他们在这里发现了黄金。几个兄弟打了拳击,并制定了规则。龚家村的后代吃了这碗饭,后来做了一碗,并证明了自己的身份。你这话什么意思……”

叶檀点点头。“把所有的戒指都留下。你和王秘书都会在上面等我。我下去看看。”(作品名称:盗墓村,作者:白煦。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


江西十一选五 上海11选5投注 江苏快三 快乐8投注 天津11选5

上一篇:美哉!AGORA摄影大赛决赛入围作品欣赏

下一篇:金一文化持续剥离金融业务聚焦主业 拟6.4亿转让小贷公司60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