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府红枣信息门户网 首页 >  音乐  > 刊物插画:未至黄昏日暮时

刊物插画:未至黄昏日暮时

发布时间:2019-10-19 15:15:57 来源:网络

杨佳琪/温

《卫报》最近首次推出了《卫报插图奖》。获胜者将有机会获得高达8000英镑的奖金。该奖项主要针对职业生涯初期的插画家,为他们提供展示平台。

作为一个拥有近200年历史的综合性媒体,《卫报》一直保持着在视觉设计中使用插图的传统。许多著名插图画家是《卫报》的长期合作伙伴。他们以插图的形式表达报纸对新闻事件的态度和观点。

《卫报》,附有斯诺登事件的插图。凯尔·比恩/画家

约翰·霍尔克罗夫特和凯尔·比恩等自由插图画家都为《卫报》画了寓言插图。

与《卫报》同属一个群体的《卫报周刊》也在其视觉形象中广泛使用插图。该周刊2019年2月号以儿童绘画为视觉设计的主要元素,讨论了气候变暖问题,引起了很多关注。

《卫报周刊》以儿童图片为封面。照片来源:很高兴

《卫报》在插图形式上的视觉创新不仅限于报道或社论的内容,还活跃在一些商业子品牌和多平台上。《卫报》每年都会雇佣插图画家为一系列关于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的报道设计视觉图像,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是世界上最大的音乐节之一。这些视觉图像用于包括音乐节参与者的《卫报》迷你指南以及周围的文学创作。

自2017年以来,《卫报》邀请插画家亚当·艾弗里为其长期出版物《卫报大学指南》设计一个新的视觉形象。在艾弗里与《卫报》的两年合作中,插图已经成为该大学指南的独特风格。同时,《卫报大学指南》积极引入动画和其他形式,将静态内容扩展到动态图像。

亚当·艾弗里2018年卫报大学指南插图。照片来源:很高兴

《纽约客》杂志也是一份出版物,它已经成为以插图为封面的视觉符号之一。1925年,《纽约客》第一期出现了一个绅士拿着一面镜子观察蝴蝶的形象。这个名叫尤斯塔斯·蒂利的角色是他的第一位艺术编辑雷亚·欧文虚构出来的。在《纽约客》系列幽默文章《杂志》的制作过程中,蒂莉扮演了许多幽默角色,成为《纽约客》杂志幽默形象的化身。

如今,蒂莉的形象与《纽约客》密切相关。从网站图标到杂志周年发行的封面,这个熟悉的数字随处可见。此外,《纽约客》还将这一经典形象与时代元素相结合,以反映当下的热门话题。蒂莉可以是一个玩手机的“低着头”,一个尝试二维码技术的绅士,或者一个穿着西装的聪明黑人女性……”《纽约客》(The New Yorker)通过这个经典形象不断探索政治形势、新媒体、平等等问题,为幽默注入了深刻的思考。

《纽约客》封面插图。

在网络时代,《纽约客》仍然以插图为载体进行广泛尝试。《纽约客》在其官方网站的“幽默与卡通”栏目中,为一部特定的卡通寻求每周增刊。得票最多的候选人将有机会在杂志上发表。目前,已经收集了677幅漫画供分发。插图不再仅仅是文字的辅助作用,而且已经获得了独一无二的能力,成为出版物生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纽约客》向杂志订阅者赠送带插图的帆布袋。资料来源:newyorker.com

尤斯塔斯·蒂莉(Eustace Tilly)的系列插图反映了时代的发展方向,插图的魅力有时就在于此。2017年,“v&a插画奖”获得插画师a .理查德·艾伦(a. richard allen)的年度最佳出版物插画,他为英国《星期日电讯报》文章“新机遇、新风险:特朗普时报”创作了插画“特朗普浪潮”。这幅画的构图向胜矢·北井著名的版画《神奈川冲浪》致敬。特朗普标志性的发型和船夫挣扎的元素呼应了文章的内容,暗示特朗普的政策可能带来全球金融风险。这种基于经典图片的插图非常有趣,在与时空杰作的对话中被赋予了全新的意义。

插图《特朗普浪潮》和工藤北井的著名作品《神奈川冲浪》。资料来源:v&a插图奖

2018年三期《时代》杂志的封面也以特朗普为主题,动态连续的图像反映了特朗普在过去六个月因私人律师事件而经历的政治动荡。这三幅插图的基本形式是特朗普在白宫摇摇欲坠。这组插图也为《时代》杂志创造了100年来的第一套“三部曲”封面。

插画家蒂姆·奥布莱恩与《时代》合作了30年的“三部曲”的封面。

事实上,插图最初在现代报纸中被用来恢复新闻场景。这些插图通常是草图或草图,在内容上比当代插图更现实。摄影成熟后,这一功能很快被取代,但插图并没有退出历史舞台。

1861年,《伦敦新闻画报》描绘了美国内战。

目前,插图不再追求真实场景的准确还原,而是更倾向于价值判断和情感倾向的传递,这也是插图无法被普通新闻摄影图片所取代的重要原因。例如,德国蒙太奇摄影师约翰·哈特菲尔德通过重新编辑和组合图片元素,创作了现实中看不到的图片。这个创意概念类似于插图。插图通过在时间和空间维度上重组图片,获得了超越普通新闻图片的叙事能力。

哈特菲尔德的作品《希特勒的敬礼》是1932年德国工人画报的封面。这部作品讽刺了希特勒选举成功背后大资产阶级的支持。

插图也成为创造品牌形象和创造环境的重要灵感来源。与工业设计中的标准图形相比,插图是一种能被公众识别和记忆的视觉符号。在延续自身风格的基础上,非小说类政治漫画网站nib以创意产品众筹的形式出版了自己的实体出版物。他创意产品的设计元素都是他出版的漫画。

nib在网站上推出的众筹页面。

在数字时代,插图似乎是一种“反向趋势”。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任玥认为插图可能面临两个原因:一方面,插图可能被新闻媒体中具有设计感的平面新闻所取代。与艺术插图相比,平面新闻制作快捷直观,易于读者理解。另一方面,手机是目前主流的信息阅读设备,屏幕空间的限制使得制作精良的插图显示效果并不理想。

此外,插图的制作时间和成本是它面临的另一个生存困境。与摄影相比,一幅精心制作的插图至少需要4-5个小时才能完成。2012年,《纽约客》为一幅1/4页的插图支付了500美元。2014年,《时代》杂志封面插图的费用高达3000美元。高昂的成本使得插图在许多出版物中的使用越来越少。

然而,在今天的数字时代,插画在色彩表达和造型艺术上仍然具有不可替代的独特性,而在真实的笔触中略带笨拙和孩子气的亲和力也是极其珍贵的。与此同时,插图已经逐渐扩展到时间和空间的维度,不再局限于平面和静态图像。

插图,也许不会到黄昏。

编辑


上一篇:京津冀黔达成国家大数据综合试验区建设正定共识

下一篇:2019年9月24日石家庄市挂牌3宗地,总起始价2.48亿元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